大邱扛把子

闵玧其是南韩最可爱的猫猫

雀不乐:

在无尽温柔的河流里,死于爱人的每一次枪杀。

一个锥:

他很想看到这个人慌张的隐忍的手足无措的样子,比如现在他拿着麦克风蹲在墙角做着深呼吸时,他因为紧张不自觉地咬着拇指的指甲,这时他很想走过去放肆地吸吮这个人的脖子。他的焦躁和不安或许因此变本加厉,抑或是以毒攻毒地得到纾解。无论如何,这个人吊梢着的眼尾扫过他时,他的心底就升起难以启齿的欲望。他很清楚自己根本没有多喜欢这个人,他那么冷漠又不解风情,也不是他一贯青睐的温柔贤淑的漂亮姑娘。但是,他无数次地想象着,要用什么方式去占有他,用什么姿势进入他,不择手段地去占有一次,好歹是得到过了。